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非常规宫斗 > 第 149 章

第 149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为防盗章“娘!娘!”徒述斐如今开始逐渐习惯自己走路了带着身后的嬷嬷宫女们,自己就跨进了殿里。首发哦亲就是正殿的门槛有点高,徒述斐几乎是爬过来的。
  
      “小宝!”甄贵妃一看见徒述斐立刻就收了脸上的郁气,换上了笑容。
  
      “娘!他是随?”徒述斐因为牙齿还是漏风,有时候说话还是不太清楚这可不是他自己注意发音就能纠正得了的,只能等着他的乳牙全都长齐了。
  
      甄贵妃没回答徒述斐的问题,只笑着摸了摸徒述斐因为出汗而有点潮气的脑门。
  
      徒述斐扫视了一眼殿里的情况立刻就看到了被小宫女托在手上的手帕,认出了是自己的:“娘我的!”
  
      原本跪在地上的赵管事一听,立刻就瞪大了眼睛。怔愣了一瞬之后就立刻借着跪在地上的姿势,对着徒述斐砰砰的磕起响头来一边磕头还一边带着哭号的声音大声的哀求:“求六殿下救命!求六殿下救命!求六殿下救救咱的小命吧!”
  
      甄贵妃一听立刻就眯起了眼睛,漂亮的杏眼里全是杀意这姓赵的这番行为倒是把一盆脏水都泼在她的小宝身上了!本来没有多大的事情,不过是时花处的人挨上几板子也就过去了。可能会有一段时日不招人待见,可总是性命无尤不是?
  
      可现在呢,这位赵管事起了推脱的心思,而且还推脱到了小宝的身上她岂能容他?
  
      “娘,怎么了?”徒述斐看到一向都是慈母形象的甄贵妃忽然散发出勃勃的怒意,小心的开口问道。
  
      “赵管事进宫几年了?”甄贵妃用自己的帕子给徒述斐擦去头上的潮气,像是在和人闲聊一样。
  
      “回娘娘,六年了。”
  
      “六年六年,能到了管事的位置,你升得倒是快。”甄贵妃像是自言自语一样,貌似看向跪在殿中的赵管事,其实目光却投向了远方,“明日里,本宫要是看不见茶花,太后娘娘怪罪于本宫,那本宫少不得也要怪罪于你们了!”
  
      “娘娘!娘娘您开恩啊!明明是六殿下毁了花儿啊!娘娘!”
  
      “愣着做什么?带出去吧!”几盆茶花罢了。她甄氏若是愿意,凭着如今甄家的得势,一天之内找出几盆好颜色的,也不是不可能。可既然有人想要把她的宝贝当成替罪羊,就别怪她冷眼旁观落井下石了。
  
      徒述斐看着被拖了出去的赵管事,有点疑惑:“森么花?”
  
      “娘娘,尚膳间的总管带着四个管事在殿外候着呢。”刚拖人出去的一个嬷嬷进来禀报。
  
      “叫进来吧!”
  
      “森么花?”徒述斐刨根问底的想知道自己怎么和花扯上关系了,甄贵妃又为什么做出明显要整治那个管事的事情来。
  
      “小宝还记得太后娘娘吗?”甄贵妃温和的问道。
  
      “记得。”那个在过年时候远远见了一面的人,皇帝的亲娘,他的奶奶。
  
      “太后娘娘喜欢茶花,刚才的那人说小宝把太后娘娘的花弄坏了。”甄贵妃去繁就简的把刚才的事说了。
  
      “我没!”徒述斐想了一下才很肯定的说。顿了一下又问,“花比我贵吗?”
  
      “我小宝是最贵的!”甄贵妃这样对徒述斐说完,尚膳间总管楚内监就进了殿,跪下给甄贵妃请安。
  
      “给娘娘请安了,这是明日宴饮的上菜顺序。除了一些需要明早送进来新鲜果蔬之外,其余食材都已齐备,老奴带着四个小东西已经验看了两遍。今晚回去再验看一遍,明日里绝不会出岔子。”楚内监恭敬的把手里的单子递上去,一点也不好奇刚才被拉走的时花处赵管事犯了什么事。
  
      “楚总管是宫中的老人了,本宫放心的很。明日里还要多劳烦些楚总管了。”尚膳间一点纰漏都没有,让甄贵妃的心情好了一些,就连说话也和气了不少。
  
      “小宝最贵,花坏了,太后要打小宝吗?”徒述斐天外飞来一句,了楚内监和甄贵妃的谈话里。“可小宝没弄坏花,小宝是冤枉的!”
  
      甄贵妃有点惊奇了。她知道徒述斐聪明,可再聪明也不可能学会从来没听过的话,还用的这么准确:“小宝,告诉娘,你是从哪里听来的这个这个冤枉?”这词在宫里可是犯忌讳的。
  
      徒述斐懵了,随后就意识到了自己现在的行为超出了一个不到两岁的孩童应该有的尺度。他的本意是想表达“难道几盆花还比他这个大活人更重要吗”这件事。可很显然,他的口语表达太顺畅了,让向来关注他的甄贵妃第一时间察觉到了不对。
  
      “老奴告退。”楚内监一看眼前的情况,立刻就很识相的告退,连原本打算让四个分别负责红白案的徒弟来贵妃这里露露脸的打算也放弃了。
  
      甄贵妃自然对楚内监的识相满意,也猜到了那四个还没见着的管事为什么跟着来了,打算之后卖个好给这掌管了起码二十年宫宴的老总管结个善缘。她也没拦着楚内监告退,更没有当场表示什么出来。
  
      至于她的小宝,既然说不出个所以然来,甄贵妃也没继续追根问底。与其盘问自己的小宝,还不如等一会儿叫来他的奶嬷嬷问一问,之后好好再梳理一遍徒述斐身边的人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