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非常规宫斗 > 第 95 章

第 95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script>    徒述斐心里有些厌烦这些套路了,直接就开口问道:“不知是哪四位大人弹劾本宫这个小小的皇子?”
  
      随后就有四个人身体微微动了动,似乎是想要出列来。只是徒述斐没有等他们动,就立刻开口说了下一句话:“既然诸位大人觉得本宫与民争利,那本宫立刻就下令关了玻璃铺子,捣毁玻璃作坊,烧掉玻璃配方,可好?”
  
      徒述斐这话一出口,首先是户部侍郎不干了!徒述斐开玻璃铺子,每月的税银分文不少的交到户部,一个人的税银顶得上小半个京城的税银!这要是关了,岂不是白白少了许多的税收?这可不行!
  
      当即就出列道:“臣以为此证言不符实。六殿下商铺售卖的物品并非民生必用之物,且无不遵循十税五之律,从无拖延。几位御史大人想来是没有仔细了解过才会弹劾六殿下的!”
  
      玻璃属于奢饰品,徒述斐按照大庆律法,收益的一半上交户部,余下的才是他自己的利润。如今能像徒述斐一样,就算身份显贵也不因此偷脱逃欠的人不多了,人家皇子都给他户部面子了,他户部有如何能不识好歹的袖手旁观呢?
  
      “陛下容禀。据微臣所知,玻璃售价极高,但所有材料之低廉却前所未有,其中暴利耸人听闻。以微臣浅见,很该将此术收为朝廷所有!”这是工部右侍郎。
  
      之前太子六部观巡的时候,很是在这位右侍郎苏大人手上吃了些绊脚跟头。这位苏大人的媳妇是修国公家的庶出姑娘,这位姑娘的生母弟弟的女儿,嫁到了镇国公牛家旁支一个不起眼的子侄家里去了。因着这七拐八拐的亲戚关系,苏侍郎也算是二皇子党的人了,不着痕迹的给太子上了不少眼药。
  
      如今见御史不给力,这位大人便开口顶上了户部侍郎:你不是说他交税交的全吗?若是六皇子真的忠孝,那就不该只教一半,而是全交给朝廷!那么把玻璃这样东西收为朝廷所用,难道不是顺理成章的吗?
  
      “儿臣以为苏大人所言甚是!”不等户部侍郎发话,徒述斐就直接赞同的大声附和,脸上的表情那叫一个真诚,让看着的人都会不自觉的跟着一起涌起一股报国豪情来。
  
      户部侍郎的表情就有点不好了:六殿下,咱这为了帮你保住铺子正和人撕逼呢!你不说帮帮忙,起码别拆台啊!
  
      还不等他开口帮徒述斐找补一下,徒述斐的下一句话就让他把伸出去的脚收回来了。
  
      “其实儿臣很久以前就觉得,我泱泱大国,民间能人无数,医工之类的能忍更是多有传承,可惜多都是敝帚自珍。儿臣愿以儿臣手中玻璃为始,请父皇下令,命天下所有手中有不外传之秘方之人,将其中奥妙献与朝廷!儿臣敢为天下先!”
  
      卧槽!
  
      能参加大朝会的,都是国之肱骨重臣,文臣都是经历过科场厮杀而来的、饱读诗书的、拥有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格十分高尚的人;武将们也不都是光知道战场立功,而是真的有勇有谋、思虑过人、经历过朝堂和战场双重争斗保存下来的智商情商双高的人才。
  
      但是这样的两批人,偏偏十分降逼格的、不约而同的在心中爆了粗口。当然,也有几个心口合一的实心眼人,真的把口型做出来了。
  
      圣人听到这里,身子就歪了些,倚在龙椅上,看着自己六儿子表演。
  
      徒述斐还在慷慨激昂的发表爱国演说,细数自己听过的秘方:“儿臣听说禅宗少林对养经育体一术很有些研究,很该献与朝廷才是!听闻文靖侯林翔林侯爷家中有不少的古籍似乎也记录了不少早已失传的古方!再有,鄂省蕲春李家,手中也有不少的医方,很该送与朝廷才是!”
  
      徒述斐一个个的掰着手指头数着,从器物制造到医药再到古籍,甚至最后因为想起之前在文会上见过的孔繁博,还提了一句:“如今曲阜孔家又不出仕,为表忠君爱国之心,很该把他们保留的先人衣冠手迹也献与朝廷才是!”
  
      如果说之前徒述斐掰扯的那些还只是让四个弹劾的御史冒冷汗,最后一句,就让这四个人直接软了腿,哐当一声瘫倒在大殿上,面如金纸,好像立刻就能交代在这一样。
  
      眼看着差不多了,徒述斐也收了一根根翘起来的手指头,转头对朝中文武道:“不知诸位大人,可同意本宫的观点?”
  
      不同意!
  
      所有人无声的呐喊道。这样是同意了,稍微传出一点风声去,就是与天下人为敌!
  
      往小了说,寻常百姓家还有些腌菜的秘方呢,指着这个挣上几个产出,也好能宽裕些过日子。在他们手里抢食,无异于逼民造反!
  
      往大了说,手里头有独一份方子的人,能把这方子一直保着而不是被其他人巧取豪夺了,手里头哪能没点子能量?那更是要人命的能直接整死你!
  
      工部右侍郎苏大人虽然出了一头的汗,可到底也是官场老油条了,多年的经验撑着,也不至于像四个御史一般直接失仪的瘫成烂泥一样。只是这话是他说的,不管怎样也要不久一番才行:“是臣的错。臣只想着玻璃一物获利丰厚可以充实国库,一时迷了眼不曾周全,六皇子很不必把臣的话当真!”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