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非常规宫斗 > 第 93 章

第 93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script>    湛金和灵宝立刻就眉开眼笑的应声道“是”,接下了徒述斐新给的名字。
  
      身后跟着的张强张壮二人,就连之前徒述斐提到他们的时候,眼神也没有半点波动。可听了这两个名字,却不约而同的对视了一眼:湛金是名枪之名,灵宝是名弓之名。
  
      徒述斐会用枪还是石光珠教的呢,如今用了这个名字给身边亲近的人,说不定连徒述斐自己都没察觉到其中的涵义。
  
      只是这是主子们的事情,他们两个侍卫也不会在这种事情上多嘴。所以两人也只是对视了一眼,而后就又恢复了之前的样子。
  
      恰巧楼下陆续有人来了,徒述斐也就领着两个新得了名字的人到了栏杆旁坐着。湛金又把詹桌搬出来放在徒述斐的手边,摆放好茶水和糕点干果,而后才站在徒述斐身后不动了。
  
      楼下大概聚集了将近两百多名的读书人。说是读书人,是因为来这里的人,既有举人,也有秀才,还有零星一两个进士和同进士,又有些还未进学的人跟着长辈来此。
  
      “这鱼龙混杂的,都不在一个层次上啊,是谁发的请柬?”徒述斐吐槽了一句,觉得有点奇怪了。
  
      “六爷您少坐,咱去给您要壶热水来。”湛金听了,立刻就找了由头下楼去了。过了一会儿上来,善后就跟着一个人。
  
      徒述斐看那人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就带着点询问的看向湛金。湛金声音不大的说:“爷,您不记得了,这是贾大爷家里的人。咱不好叫贾大爷上来,就把他身边的人给带上来了。”
  
      “你家大爷来了?”徒述斐这下更奇怪了。贾赦说到底也不过是个不到十岁的学童罢了!因为占了年纪的便宜,除了背诵以外,可以说毫无才华可言。
  
      “给六爷请安,咱家大爷是接了帖子来的。”跟在贾赦身边的人是徐氏给的,也是个有眼力见的人。一看徒述斐疑惑,大概就才出来原因了,赶紧解释了一下,别让人家六殿下以为是他家大爷上赶着出风头才好!
  
      “行了。既然人家邀了他,也没什么。只让他少说多听,免得尴尬了。”徒述斐一摆手,就让人走了。
  
      等人走了之后,湛金站到了徒述斐的身边,声音不高不低把自己打听的事情都告诉给了徒述斐:这文会是李家举办的。他家的一个男子,要娶山东孔家旁支的一个姑娘。这孔家送亲入京,李家就顺道把来送亲的孔家男丁邀作嘉宾。
  
      来的人之所以鱼龙混杂,什么文位的都有,也是因为李家想要借此机会和一些人家搭上关系。虽然其中也有一些有真才实学的人在,可大部分也只是庸人,来凑热闹拉关系的罢了。
  
      徒述斐有点扫兴的撇撇嘴:“我还当是什么,原来就是一群人互相捧臭脚。”
  
      徒述斐带来的人立刻都低眉敛目的,假装自己没听见身为皇子的徒述斐爆粗话。
  
      “那六爷,咱还看吗?”
  
      “看呗,就当打发时间了。去天桥看杂耍还要站着呢,在这能坐着还有茶水点心,看着玩吧!”徒述斐挥挥手,伸头往下看了一眼,就看到有人上了台子上去了。
  
      “六爷,这人是李翰林的三儿子,名叫李守中,如今在国子监做讲师,听说明年就能转作博士。”湛金看徒述斐似乎不认识,赶紧弯下腰来给徒述斐解说。
  
      徒述斐看湛金弯着腰,怕他难受:“你去找个杌子来,没有杌子马扎也行。坐着说。”又对身后的人道,“你们也是,要么回屋里去,要么就找了矮凳坐着。”
  
      徒述斐坐在栏杆旁边,身后两步就是自己的雅间屋子,根本没有多远。其他人都听话的进了屋里,湛金找了马扎来坐在了徒述斐身边,灵宝坐在门口,方便徒述斐吩咐,只张强张壮二人还是站着,一左一右的把徒述斐和其他房间出来巴着栏杆向下看的人隔开。
  
      至此,徒述斐的动作又引来一群人模仿。原本还因为人多而有点拥挤的二楼走廊登时就敞亮了不少,各房间唯有一二个人留在主子们身边伺候,其他的随从侍卫之类的,都回到屋里去了。
  
      徒述斐也没认真听李守中说话,只等他请上另一个身穿蓝色儒生袍子的人上来之后,听湛金说:“这应该就是孔家来送亲的男丁了。好像是叫孔繁博。”
  
      徒述斐点头,表示自己听到了。
  
      文会开始,就是先让作画的人抓阄,抓到什么就画什么。因为作画最是费时,而后就是书法。人数不多,只十几个人参与罢了。
  
      待这些得了选材的人都下去各自找桌子完成自己的题目去了,就开始来些有看头的诗词连句之类的游戏。这是文人们常玩的,其中倒也又些不错的佳句出来。
  
      别的人都看得兴致勃勃的,唯有徒述斐,越看越觉得无趣。又有人提出些话题来作诗,也都是些差强人意的平平之作。
  
      此时已经陆续有作画写字的人完成了作品,台上的李守中和孔繁博并其他两个李家的长辈选出了其中的几幅字画出来,用挑杆挑起来悬挂在横轴上,让众人都赞叹不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