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非常规宫斗 > 第 64 章

第 64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弹劾的折子大小有五六本,骈四俪六、引经据典,如果不认识徒述斐本人的人读了折子,绝对会认为徒述斐是一个残暴无礼、少失德行的十恶不赦胚子。
  
      打头弹劾的人是御史台的右佥都御史,主要弹劾了徒述斐的三大罪状。首先,残害友邦民众,于庆国邦交不利,为大不智;其次,他于京内私自调动人手闯入府衙,为大不敬;最后,对鸿胪寺少卿施以宫刑,残害在朝官员,等同于对圣人不服,为大不孝!
  
      因为不是大朝会,所以这基本弹劾折子只是递了进去,按照规矩,要么待圣人批阅之后回复,由六部执行,要么就要等到大朝会再说了。
  
      折子递进来的时候,徒述斐还在弘文馆读书呢!讲读学士出身翰林,都是学识极优之人,前途远大,消息也算灵通。
  
      徒述斐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他也没遮着掩着,只是一如往常的念书学习。只是身边的同窗和讲读学士,全都有些神态微妙。有的人欲言又止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冯唐和贾赦两人里,因为昨日休沐,家中长辈也不会拿什么朝中大事来和两个八岁的孩子讨论,他们二人虽然也不知道原因,可还是感觉出了一点诡异的气氛。
  
      课间的时候,贾赦憋不住了,心里头实在是好奇,就追着徒述斐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去问问发糕。”徒述斐直接一句话就打发了贾赦。
  
      他口中的发糕,就是昨日跟着他出宫的三个小内监之一。原本因为徒述斐对鸿胪寺少卿和当日所有在鸿胪寺当差的人都施了宫刑,心里还有些不舒服呢!可是后来徒述斐的一句话彻底治愈了他!
  
      “……殿下还说,咱们这样的,虽然身上少了东西了,可心里没少的,才是真男人。比那些裆里有东西的东西比,可是云泥之别了!咱们是云,那些货色才是泥呢!”发糕看贾赦来问自己,也不吝啬,直接就说了。
  
      如果贾赦细心,就会发现发糕下巴的角度稍微抬高了那么一丝丝。不多,就一丝丝。但就这一丝丝的高度,可就不是以前低眉顺眼、没来由矮人一头的自卑了。
  
      贾赦没发现,不等于冯唐没发现。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上了贼船了。前朝的时候,就有不少皇家之人交好宦官,皇帝也因为种种缘由宠信之,以至于形成了“阉党”势力。
  
      但凡和太监交好的,就没有一个能得到好名声的。前朝虽然已经结束近百年了,可大多数人的思想还是如此,觉得但凡当太监的都不是什么好东西。就算有些人一开始没有这个想法,被周围的人耳濡目染日积月累的影响,心里头也有了痕迹了。
  
      可如今从发糕复述徒述斐的一番话里不难看出,徒述斐竟然对内监没什么恶感!不光没有恶感,还说他们比鸿胪寺少卿更有胆气、更有男子担当,这就说明还有好感了吧!
  
      要是冯唐和徒述斐身份相当,恐怕一定会给徒述斐一个脑勺,然后问问他:你咋不上天呢?然而冯唐只是一个伴读。
  
      “贾赦啊!”冯唐说话的时候有点有气无力的。
  
      “啊?干什么?”贾赦听了发糕的叙述,心里还是很过瘾的。因为发糕带着主观心态的叙述中,徒述斐那就是拯救民女的侠士!这样的情节,是任何一个男人都会憧憬的。
  
      也因为这样,对被徒述斐称赞有胆气的发糕,贾赦也比平时多了几分亲近。冯唐叫他的时候,贾赦已经和发糕开始玩笑了。
  
      “没什么……”冯唐看着贾赦明显和自己不再一个频道内的信号,最后还是没说什么。他忽然觉得自己可能是冯家的弃子了吧!原本送他到六皇子身边是为了镀金,将来好接掌家中武装力量的。可是如今呢?
  
      这样想着的冯唐忽然意识到,他只能和徒述斐一起,一条道走到黑了!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休戚相关!
  
      --------
  
      太子和圣人都没有来找徒述斐。圣人是觉得这是一件小事,而太子,则是因为正关注着徒述斐昨晚回来后交托给自己的两件事情。
  
      第一件事情,买进煤山。
  
      一开始的时候,太子是打算把事情分下去让人办就好了。之所以这般关注,还是因为徒述斐的话。
  
      “有了煤山,咱们可以冶炼出精钢金属!”虽然徒述斐自己也不是很清楚到底怎样才能冶炼金属,不过他不懂,不代表专业人士不懂啊!
  
      只这一句话,就让太子下定了决心。庆国立朝不过百年,虽然也算驱除了觊觎中原的四夷,可还是需要精兵利器来拱卫中原和平的!精钢,这个词就已经说明一切了!
  
      而第二件事,就是徒述斐请太子出手,把还停在天津卫港口的船队和船员都扣押起来。徒述斐特别强调了一点:“要神不知鬼不觉的!”
  
      既然要神不知鬼不觉,太子也只能调动手里为数不多的人前往了,甚至还和徒述斐借了张壮。
  
      “多他一个不多,少他一个不少的,太子哥哥你借他做什么?”徒述斐单纯的好奇。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