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非常规宫斗 > 第 52 章

第 52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马车里头,贾赦因为徒述斐刚才对人的态度又有点糊涂了:“殿下,您不是教我们要‘装’吗?为什么刚刚您还那么……”盛气凌人的?
  
      徒述斐心里正合计那个甄家三老爷的二小姐身边的那个管事喊出的那句话到底有多少可以利用的空间呢,忽然就被贾赦的这个问题打断了。
  
      看看贾赦一脸纠结的样子,徒述斐最后还是停下了自己的算计,转向贾赦:“平和待人和自矜身份并不冲突。我是皇子,平日里态度和气是因为我本性和气,但是遇见作奸犯科的人若还是那样,那就不再是平易近人,而是软弱可欺了。”
  
      贾赦还是有点困惑不解,对这两者的区别有点拿捏不清楚。不过他也是个想得开的,自己想不明白,就暂时扔到身后去——反正以后和六殿下相处的时间还长着呢,总会弄清楚这话到底是什么意思的!
  
      青篷车离了梨园之后立刻顺着朱雀大街直奔最近的宫门。虽然京中还算安定,但徒述斐未成年皇子的身份实在是脆弱又敏感。既然已经露出了身份,还是趁着没引起别的什么骚动之前赶紧回宫才好。
  
      “六爷,太子爷的车驾在前头。”马车外面传来了早先不见身影的张强的声音。
  
      徒述斐一愣:“太子哥怎么在这的?”
  
      “似乎是从户部衙门出来的,正要回宫。”车外张强的声音不假思索的回答。
  
      “上去吧!我有事和太子哥哥说。”徒述斐的话音刚落地,外头的张强就没了声音,应该是去传话去了。
  
      果然,过了大概也就几分钟的时间,马车不再直走,而是转了一个弯。又走了一会儿,徒述斐三人的车才停了下来。
  
      车子外头随后就响起了一个叫萘子的清华殿内监的声音来:“六爷,大爷请您下车。您放心,这地方是大爷的,清静有雅致,别因为别的琐事扰了六爷原本的打算。”
  
      听萘子的话音就知道,这是太子清楚徒述斐原本是出来玩的了,如今忙三火四的从朱雀大街往回走,定然是有什么事情了,这才引着人来了这里的。
  
      徒述斐撩开车帘利落的下了车,抬眼打量四周,发现这里还是在朱雀街上,只是不在前街,而是在后街上。
  
      抬眼一看,是个只写了“留园”两个字牌匾的正门,看着像是一个宅子一般,没什么特别的。不过他似乎听张玉庭说过,这里的性质其实类似于后世的高级会所,还真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
  
      太子穿着一身的常服,浑身上下除了头上的发冠和腰间的玉佩以外,也就手指头上的扳指还算精贵,就这么站在门口等着徒述斐,脸上还带着点笑意。
  
      “大哥!”徒述斐一拱手,就迎了上去,“大哥,我有事情跟你说!”
  
      太子也不恼徒述斐,只是抬手示意徒述斐先别急:“你第一次来留园,很该好好看看这里的景致。要是有什么看得上眼的,喜欢就挑出来带回去。”
  
      贾赦和冯唐跟在徒述斐后头,抱手给太子行礼问好:“大爷安。”
  
      “行了,跟着小宝出来是为了松快松快吧?没那么多礼节,随意就好,就像之前在庄子上那样就行。”太子一挥手,让两人起身,而后就拉着徒述斐进了留园。
  
      留园的面积不大,也就是一个普通公侯府邸的面积。只是能在朱雀大街的后街上找到这样一块整整齐齐的四方土地也不容易。这自然不是先张皇后的陪嫁了,而是圣人给太子的私产。
  
      原是一处宗室府邸,只是因为背临朱雀大街,难免无论白日还是夜晚都有些不安生,所以就一直空了下来。之前牛痘的事情之后,圣人就从私库里挑出这处地方的地契给了太子,算是稍微的替太子找补一下。只是因为没有放在明面上,很少有人知道罢了。如今,徒述斐三人却都知道了这留园的来历了!
  
      几个人一过了二道门的廊檐,经营留园的总管得了东家太子来了消息,立刻就迎了出来:“大爷安好!”
  
      “哪里空着呢?我这弟弟不爱酒水,等会儿你挑些好茶也好,热饮的果汁子也好,不拒什么,可口就送上来。”太子也不和管事虚客套,手扶在徒述斐的肩膀上,对着管事说道。
  
      “琴阁给您留着呢,哪儿清静,地方高也好望景。”说着就引着几人跟着他走。
  
      只是太子嫌外人在有些碍事,就把人打发走了。自己领着三个小子去了琴阁,上了三楼。
  
      也不知道这三层的楼是怎么设计建造的,本以为太子推开了赏景的窗子,少不得要受回冻呢。没成想屋子虽然还是能感觉到冬日里的冷风,可四周还是暖融融的。就连足下的地面也是,隔着厚厚的地毯也能感受到热度!
  
      等几人坐定,屋子的侧门就进来了两个三四十岁上下的妇人来,身后跟着几个手里捧着小火炉、茶具、竹刀、果瓮等物十几岁上下的孩子。只是那几人年轻的放下了寿礼的东西就走了,只留下了两个妇人。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