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红楼之非常规宫斗 > 第 51 章

第 51 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原本正要告知小内监干果是自家炒制的老板一看这个架势,立刻朝着小内监一拱手,道了声“少待”,□□了两拨人之间:“这位爷,也不知道小人这园子哪里惹了贵人您的眼了,您只要说了,小人定然给你一个答复!”
  
      回身又对被搅了戏的观众们拱手:“列位,今日这事定然是小人的不是!今日茶水钱小人请了,过几日大堂会,小人给列位都留上等的好位置,还请列位多来捧场!”
  
      老板的话说的顺溜,让人听着也舒服。但凡识趣点的人,一听到人家这般做小伏低,也该给个面子了。大堂里的客人们就是如此,一听老板这么说话,面子也都有了,自然不愿意真的和人动手,惹出什么祸事来连累家里。
  
      可领着人来砸场子的男人可不是如此。一看见老板服软,客人也都让随从们下去了,冷笑了一声:“今天我还就是要砸了你这园子了!咱们家的小爷看中你的园子,既然你不打算卖,那这买卖你索性也就别做了!”
  
      这话一出口,立刻就让梨园像炸了锅似的闹起来了。有脾气爆还和老板关系好的立刻就指着来人:“哪出来的疯狗,眼珠子是出气用的吧!今天我倒要看看,谁敢砸?”
  
      “就是,搅了爷看戏的性质,还敢出来放屁!打听打听爷是谁家的?”
  
      一群人都开始拼爹拼爷爷的拿出了长辈的名号来,实在是对方太过气势凌人,惹了众怒。
  
      “这位爷,”老板原本挂在脸上的笑意收了些,苦着脸上前,“我就只是个看园子的。这园子真正的主子,是户尚书家的小爷和清江郡王爷家里的小爷,是人家合开的!”
  
      这话说出来像是推脱和诉苦,可实际上却是威胁和震慑了。本以为说了园子后面的东家身份能让来人收敛,可似乎没什么效果的样子。
  
      那三十来岁的中年人也不惧,随手拉过一张椅子,翘着脚坐了上去:“才刚看见你园子里的人往五城兵马司去了吧?都别急,等人来了再说。你们就看看,他五城兵马司可敢管我家的事?”
  
      “六爷,下边有个人,要砸了园子!”下边的人说话声音挺大,贾赦和冯唐把事情听了个一清二楚,在窗户边上扭着身子对徒述斐说了一句。
  
      徒述斐吃够了花生,正吃杏仁呢,听了贾赦的话也不停手:“等五城兵马司的人来了再说。”回头对身边剩下的两个内监吩咐,“你们出去问问,今天这园子里来的都是什么人?尤其是二楼的人,都打听的清楚些。”
  
      不大一会儿,小内监就回来了,上来禀告徒述斐:“打听清楚了,二楼今天除了您,就是理国公家的三姑爷周二爷。”
  
      “这是临来的时候打听过了吗?”徒述斐奇怪了。“那底下的呢?”
  
      “都是各家不打算出仕的爷们,家里好像也没拘着他们。身份最高的,是史家旁支的一位爷。”小内监不打吨的紧接着就回道。
  
      “嗯,果然是挑着时候来的。”徒述斐来了性质,拍拍手也不吃榛子和杏仁了,乐呵呵的挤到窗户边上,和贾赦冯唐一起看“戏”。
  
      正巧五城兵马司的人也到了,来的是个巡尉,领着十几个人进了梨园:“店中闹事,搅乱京畿治安!都有谁啊?”
  
      巡尉的头一句话说的中气十足抑扬顿挫,和升堂的时候喊杀威棒“威武”是一个效果的,起的都是震慑作用。这招对一般的百姓还算好使,可对官宦人家的人来说,作用就小得多了。
  
      原本坐在椅子上的总年男子站了起来,掸了掸身上根本就不存在的灰尘:“掌柜的,巡尉大人,咱家是金陵甄家的!在下不才,正是家里留下替咱们家的贵人姑奶奶打理京中私产的。”
  
      趴在二楼窗口的徒述斐瞬间就眯起了眼睛来,面上看上去没什么,仍旧带着点浅淡的笑意,可心里的火气却升腾得老高。
  
      贾赦和冯唐心里也是一惊,扭头看向徒述斐:“六爷……这不会是假的吧?”从六皇子之前教他们“装”那次就能看出来,六皇子本身是不可能授意这件事的,甄贵妃娘娘人在深宫之中,也不可能在意一个看不见摸不着的梨园戏班子!那就只有一个可能了:这是假的。
  
      “哼!纵然是真的,恐怕也是自己起的心思!”徒述斐从窗户边上推开,招手让人出去把车夫和马车召来,让他们等在梨园门口。
  
      又让跟着自己的小内监从装着私物的匣子里拿出来一块带着明黄色穗子的玉佩系在腰间,另换了一双金线边的靴子来,这才领着贾赦和冯唐出了二楼的包间,慢悠悠的晃下了楼来。
  
      楼下面,自从那男子说了自己是甄家留在京中给贵人姑奶奶打理私产的身份之后,在场的人心里都是惊怒。
  
      甄家能称得上贵人的姑奶奶有几位?恐怕也就只有宫中的那一位吧!位同副后不说,其长子是圣人和太子都颇为喜爱的六皇子,又在今年给皇家诞下了龙凤呈祥的皇嗣。又因为今年风调雨顺,秋收的时候都没有多少波折损耗了粮食。再有如今私下里传得沸沸扬扬的天花防疫法似乎也和六皇子殿下有关,此刻还真没什么人敢出来触甄家、甄贵妃的霉头!
  
      老板和巡尉都心里发苦,刚才还叫嚣的观众们也都偃旗息鼓不说,还有些怯的想及早脱身。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