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贵女撩夫攻略 > 第66章 粮饷

第66章 粮饷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哄着夜怀央入睡之后时辰还早,楚惊澜就来到了院子里,宴席已阑,夜怀灵和裴元舒在空地上放烟花,玩得不亦乐乎,夜怀信则坐在八面亭里看着他们,沏一壶清茶,置一盆炭火,倒也惬意得很。
  
      楚惊澜掀袍坐在夜怀信旁边,自顾自倒了杯蓬莱仙毫来喝,尚未入口就听见夜怀信问道:“姐夫,姐姐睡了?”
  
      “睡了。”他啜了口茶,又把玉盏放回了大理石圆几上,“她酒量向来如此之差?”
  
      “以前还要差得多。”想起昔日趣事,夜怀信忍不住笑了起来,“小时候有一次她误饮了家中陈酿,就那么一小口就晕头转向了,不知怎么打碎了爹送娘的定情信物,后来大哥知道了就让我带她回房,自己灌了一口酒,然后捧着东西去爹那里请罪了。”
  
      “后来呢?”
  
      “后来大哥被爹狠狠责骂了一通,又去了祠堂罚跪,没办法,娘是爹的心头宝,涉及她的事情爹向来都不留情面的。再后来姐姐醒了,完全不记得发生了什么事,听到下人说大哥被罚了,于是半夜悄悄爬进祠堂去给他送吃的,弄得灰头土脸,膝盖手掌都磨破了,大哥看了心疼就让她赶紧回去,她却说祠堂里冷飕飕的怕大哥一个人难熬,要留在那里陪他,然后就抱着大哥不肯松手了,第二天娘进去的时候看见她窝在大哥的衣服里睡得正熟,口水流得到处都是。”
  
      说到这,连楚惊澜也难掩悦色,素来冷峻的面容在残光片影下显得格外柔和。
  
      “那会儿央儿几岁?”
  
      “才七岁。”夜怀信微微展颜,透出一种与年龄不符的成熟,“说起来她这个倔脾气从那时候就能看出端倪了,只是越长大越内敛,我们反而没瞧出来,所以在大哥心中她一直都还是那个可爱又贴心的宝贝妹妹,当她开始搅动王都这一滩浑水并执意要嫁给你时,可想而知大哥有多吃惊加震怒。”
  
      一朵巨大的烟花突然层层叠叠地爆开,楚惊澜望着那些闪耀长空的烂金碎银,没有接话。
  
      夜怀信又道:“大哥或许有些愚忠,但也是有原因的,他长年在外,不知今上蠹政害死了多少人,亦不知高门世家为了争名逐利已沦为了刽子手,若像我这般在中枢待上一年半载的,恐怕也只会叹息。”
  
      楚惊澜侧首看他,眼底光晕深浅交叠,隐含洞悉之意,“怎么,中书省待不下去了?”
  
      “也不能这么说,就是……”夜怀信勾起唇角,露出一丝苦笑,“就拿这次新下的诏令来说,诸路形势我着实有些看不懂了。”
  
      “说说看。”楚惊澜抬手取过玉盏,缓慢地拨弄着盖子,俨然是做好了长谈的准备。
  
      “这项盐铁收归权的诏令是老师亲手拟的,之后便锁院落闸,第二天就交去了御书房,按理说除他之外不会有人知晓这件事,看王颍和王坚在夜宴上的反应就知道,可谢渊却不一样,私下做了许多小动作,现在看来全是为了给在朝的谢氏族人谋取江南巡抚之位,如此推断,定是老师把消息透露给他的。”
  
      他说着说着脸色就黯淡了下来,似乎无法相信岳廷会与谢家搅和在一起,更不明白他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楚惊澜何等精明,一下子就看出他内心所想,遂淡淡问道:“你是否觉得自己跟错了老师?”
  
      “不,没弄清楚事实之前我不会妄下判断,只是有些迷茫罢了……”
  
      “朝局便是如此,你看不明白的事会有很多,但首先你得明白你想要的是什么,若要与蠹政相抗争,势必要搞清楚他们的利益关系,若只是单纯想为百姓请命,那他们私相授受与否其实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阻止这项诏令下达至江南。”
  
      玉盏中涌出的热烟浮荡在半空中,遮住楚惊澜半张脸,那犀利的话语却似穿云破雾而来,冲击着夜怀信的耳膜,令他恍然清醒。
  
      “蠹政不革,请命又有何用?这次逃过去了,下次还会卷土重来,推翻它才是根本解决之法。”
  
      楚惊澜嘴角弯起细微的弧度,道:“那你就不必在乎自己老师做了些什么,你入中书省为官也有一年多了,该教的他全都教给你了,你只管走自己的路,若今后他挡在了路上,你不妨再去挣扎要不要与其交手。”
  
      “他是今上的心腹,势必要与我交手的。”夜怀信喃喃自语,旋即看向楚惊澜,“趁着我还没像元舒那样被驱逐出中书省,姐夫可有什么事交代我去做?”
  
      “你就好生待着吧。”楚惊澜瞥了他一眼,唇边笑意渐深,“你也知道,家妻猛如虎。”
  
      夜怀信愣了愣,随后大笑不止。
  
      这时,外头传来了零时的更声,无数礼花爆竹齐放,响彻王都,深夜的朔风依旧强劲,却吹不散澜王府中和乐融融的气氛,无论是手舞足蹈的夜怀灵还是八面亭中把盏共叙的楚惊澜和夜怀信,亦或是熟睡着的夜怀央,今夜都沉浸在小家的温馨之中,暖意绵绵。
  
      寒冬已去,春暖应该不远了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